刺壳粿

刺壳粿

从小到大,直到好几年前,每年过年,总要帮着奶奶忙一件事情:

用我们闽南话讲:做粿。

和米粉,搓团,打模子,捡柴,生火,看火…… 一系列的功夫下来,过年就有年糕、发包,和独特的刺壳粿吃了。

上边这张图是刺壳粿的模子。

我还记有一年在客厅打游戏机,打SEGA的《光明与黑暗》,奶奶在饭厅一声招呼,我便蹦着跳着过去帮忙,结果头正好撞在门梁上,我以为我会傻。但是依然老老实实地陪奶奶一起把粿做出来。虽然我不太喜欢吃,也讨厌两只手弄得粘乎乎的,但是很享受那个过程。

现在过年已经没有这些事儿了,奶奶也不在了,过年也就少了一些过年的味道,这些味道不只是说年味儿,也包括了真正的味道。

奶奶做粿

奶奶烧柴

奶奶和妹妹

比较幸运的是,大学一年级的那个寒假,我拍了这几张照片。可以纪念一下,十年前的年味儿。

我好久没有吃过刺壳粿,现在就算能吃到也只能在外边买了,可是怎么也不如奶奶亲手从原材料开始制作的好吃。